大美西彊一一 著名画家赵伟乾教授作品欣赏

2020-08-04 11:45:17 来源: 未知

画家简介

赵伟乾,1956年生,美术学教授,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在新疆生活工作三十六年。大学毕业于新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曾执教于新疆石河子大学美术系;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美术教育协会主席。2003年始任浙江金华职业技术学院艺术设计学院副院长;九三学社金华市文教委副主任;金华市书画院特聘画家。从事美术教育和艺术创作研究四十余年,出版《赵伟乾作品集》。

荣获文化部、中国文联、人民画报社主办的 “世界华人艺术展”铜奖,并获“世界华人艺术家” 荣誉称号。

荣获中国中央电视台、中国画研究院、中国书画报、当代艺术报以及美国、英国、日本、香港等美术家协会联合授予的“优秀书画家”荣誉称号,并授予“世界艺术名人证书”。

作品参加各类各级展览并多有获奖,作品被中国画研究院、华夏书画艺术研究院、中国东盟中心、中国驻捷克大使馆、新西兰教育部、乌克兰国立美术学院、美国东北州立大学、德国汉堡国际教育中心、捷克工商管理大学、波兰罗兹大学、台湾南台科技大学、台湾侨光科技大学、台湾圣约翰大学、台湾树德科技大学等国内外机构和个人收藏家、企业家收藏。

作 品 欣 赏

神游悟道 南北化境

山水画在中国文人看来是“天人合一”的精神载体。中国地域广袤,从北国的苍茫到秀丽的南国,大自然的神奇滋养了中国山水画家的精神内涵。自然世界生命的延续都是在基因的传递中进化,人类文化艺术的演进也是如此,在于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展,而人类文化的根本基因是宇宙自然,不同的自然环境孕育出不同人群的性格和文化精神,形成不同的艺术情感和审美意识。中国山水画的历史发展中正是由于中国南北方自然环境的差异,形成了南秀北雄的两大主要艺术特征,南方山水崇尚意趣韵致,北方山水注重浑厚气势,自然环境的力量决定了中国山水画传承与发展的南北两大脉络。

▲古格遗韵 90x95cm 2013年

我们注意到当今有一批画家,他们继承“北宗”的浑厚气韵,在创新山水画的道路上勇于探索、敢为人先,把视角投向了古人很少涉及的中国西部山水。在技法、构成、色彩等方面敢于实践,创造出各种新的富有时代特性的艺术语言和样式,带给人们新的审美感受,可以说填补或拓宽了中国山水画的范式,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中国西部山水画艺术,并取得了可喜的艺术成就。

▲苍山落霞图 90x95cm 2015年

赵伟乾教授就是这其中一位默默耕耘的山水画家,他在新疆生活工作三十六载,面对西部的广袤大漠和雪域高原,所体现出来的本土经验和人文关怀,构成了画家具有崇高而豁达的审美情感。同时他又在江浙两省艺术学院领导岗位上工作和执教二十余年,期间醉游于南方的山水之间,潜心研究南方山水画的笔墨与气韵,因而造就了他南北融通的艺术特点,他既激情于西部山水苍茫雄浑的气势,又青睐于南方烟雨的水墨气韵。

▲高天热土 90x95cm 2016年

赵伟乾的西部山水画多以昆仑山、大漠、雪山等西部山川为题材,从文脉上讲继承了“北宗”山水画壮美和崇高的审美意识,以刚毅雄健高远旷达之气象体现出自己的美学理想和艺术追求。明代画家唐志契说:“凡画山水,最要得山水性情。”我们读赵伟乾的山水画,会感觉到他“得山水性情”的创作心境,注重对画面“情感”和“意境”的把握。他把山川的整体气势意境放在首位,先悟其“神韵”再落笔取其形质,强化“造势”“造境”的主观性,他的作品并非事无巨细的摹拟自然,而往往是撷取山脉中最能撩动画家情感的瞬间,加以取舍或放大,营造出画家心灵旷达的山水意境。

▲丝绸古道 144x165cm2016年

在技法上画家结合西部的山川地貌、环境气候和人文背景,探索适用于西部山川的笔法和皴法,同时将西方绘画的透视、构成、色彩、光感等元素融入其中,构建起富有时代感的个性化的艺术语言。作品呈现出墨与彩的交融,光与色的协奏,其中更隐含着对神山圣水宗教般的敬畏之心,表现出西部山川独有的磅礴之气。

▲大漠行 90x95cm 2013年

他的水墨山水画虽然与西部山水画有明显的区别,但观其作品和他那北方汉子的品格如出一辙,重在画面的大气韵大笔墨,豪放且灵动,让我们感觉到画家是用自己真实而独有的情感去审视江南的烟雨丘壑,而非随波逐流,主观上有意和南方山水画家雅致柔美的特征保持着距离,探求独自的绘画语言。

▲天山牧歌 68x68cm 2017年

黄宾虹的故居在金华市区,赵伟乾有幸在大师的故乡任艺术学院院长十余年,他常到黄宾虹故居久驻,仰慕大师的作品,从中感悟大师的心迹和墨境。我们仔细品读他的水墨山水画,似乎感觉有北宋山水画的雄浑气势,又有黄宾虹的浑厚华兹,笔墨随意挥洒却不失山云之态势,又善与山水传神,得泉壑之灵韵,有着自然天成之意象。在构图上力求在传统章法的基础上有所突破,对光的运用可谓巧夺天工,多有作品表现天光在笔墨山云间的透射,展现出自然山川的深远意境和虚幻神韵,引观者从画面向宇宙空间折射,使人有“三生万物”之感。

▲大漠余晖 90x95cm 2013年

一个艺术家贵在于有独立的艺术思想和艺术品味,才能有所创新,其作品才可能具有文化内涵和艺术境界。

▲天境回音 90x95 2013年

赵伟乾是一个谦虚低调自觉勤勉的画家,他善于学习勤于思考,他认为“脱离时代的‘造景’、‘弄景’,一味遵循古人章法程式的窠臼,不利于艺术的传承与发展,没有变革与发展传承就毫无意义”。石涛曾说“笔墨当随时代”,李可染大师也指出,画家应“为祖国山河立传”,应该用山水画特有的绘画语言讴歌时代。画家赵伟乾很少有玩世的闲侃,自命清高或故作姿态的“高古”,他是一个活在当下现实生活中而极富时代情感的艺术探索者。他的作品非故弄玄虚的“空灵”,而是走近“人间烟火”又不落俗套,他把当代人应有的社会价值观和阳光向上的能量作为山水画的审美取向,展示并影响人们的审美情感。

▲古道云烟 90x95cm 2013年

画家的足迹神游南北山川,西部生存状态的磨砺和南方烟雨的浸润,都为他个人艺术风格的探索打下了真诚而厚实的情感基础。我们能够感觉到他在亲近自然的过程中,更多在意的是“我与自然”的“神遇”,在神遇中得到艺术的启悟。林语堂先生指出“中国艺术的冲动源于山水”,画家正是由于这个“冲动”,几十年醉情于山水,寻找与山水“神遇”的灵感。庄子曰:“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齐一”。在画家看来,山水与人之间遵循着宇宙的自然法则,是灵性的自然,是与人神通的自然。画家仰观天山的春夏秋冬,已将天山之雪水自然的润化到他的笔墨之中,他的作品绝非是对高原大漠简单的客观写照,而是渲染和强化了西部高原那特有的壮丽色彩和崇高意境,既保留了传统山水画的笔墨,又拓展了山水画的表现空间。画面构成的态势、光色的变幻、笔墨的气韵都在画家情感意识的聚焦之中,精炼出山川带给人们的那种灵魂洗礼和精神震撼的能量,凸显出超越自然山水的“胸中丘壑”,将这“胸中丘壑”化作心灵之高洁的境界,其作品在磅礴气韵中折射出人性与自然的和谐之光,这才是画家真正想要传达的审美理想,也是画家人格品质与审美价值的终极追求。

▲孤山凝云图 90x95cm 2018年

人之生命似潮汐般短暂,艺术却永无止境。对于艺术家而言,创新创作就是我们生命的历程,我们的人生也必将会在艺术的炽焰中得到升华和涅槃。

愿吾友赵伟乾的艺术之光照亮生命的历程,为我们留下更为精彩的画面。

邓维东

( 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新疆美术家协会主席)

▲峡谷云光 75x85cm 2014年

▲川江月朗图 75x85cm 2014年